黑夜、絞潔、明月的星空下
我在湖溿與水月聊了起來

((欸..她究竟愛不愛我?))

水紋:「她當然愛妳啦!只是她絕口不提罷了」

月影:「才不是呢!她根本不愛妳!沒見到她對你總是這麼的冷漠嗎?」

水紋:「這妳就不了解她了,她只是在試探他的心,看他有沒有容忍她的肚量」

((好啦....妳們別吵了.....我只覺得很吶悶,為何她總假裝看不到我?))

水紋:「其實她是看得到你的,只是,她不知怎麼向你說出她對妳的思念而已…」

月影:「哼!那個女人呀,我看她根本就沒把你放在眼裡,才不是裝做沒看到吧?」

((難道是我與她無緣嗎?))
水紋:「主人吶…你別這麼想.....只要主人樂觀點,我相信一切都有轉機的」

月影:「唉!主人,請恕我直言,您與這個女人緣份已盡了」

((是這樣子的嗎.....唉........難怪她會用這態度對我...視若無睹…一般人都
  做不到的吧....))

((再見了.....或許是我該離開了吧.....因為一個簡單的擁抱,我也做不到,只盼
  不要再開這種玩笑給我了......))

【湖溿的女孩仍舊痴望著湖水.......】

在月色昏暗的照射下,女孩眼框似乎有一絲眼水,手中緊握的相片
默默地站在經由月光投射下美豔至極的水面,相片中的年輕男子,
似乎跟正在和水月說話的男子神似。

水紋:「啊.....主人,那相片中的人好像你喔.....」
月影:「唷~~~~主人比他好看多了呢!那男的似乎太斯文了....」

((呵....是嗎 .......難怪,我再怎麼深情,言語,她都不會回應我.......))

                                                                            
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