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有二隻狗陪著我長大牠們年紀比我還大
在我還沒出生的時候就被我爸媽買下來從小孩養大的
所以對我們家是忠心耿耿的
小時候有一次家裡有小偷進來還是牠們把小偷趕走的
小孩的時候狗長的比我還要大隻而我卻能對牠們發號施令
公的叫哈利母的叫小玲
那時的我真的很得意常常帶著牠們出去玩
記得有一次我在鬧哈利牠一直在忍
我k牠,踢牠都不吭聲
結果最後可能忍不住了想要咬我
結果被我爸打的半死受重傷送獸醫
獸醫說:「牠並沒有真的要咬,真的要咬你兒子就完了」
因為牠開口就是我的頭那麼大
我後來才能知道那是牠想嚇唬我的
經由歲月的流逝我長大牠們也年老了
到了我國小三年級的時候哈利已邁入第17年的壽命
平常會陪我去散步的牠漸漸的雖然還是會跟著我出門
但是常常到一半就散步回家休息我那時不知道牠怎麼了
直到後來有一天我去補習的時候看到哈利氣息奄奄的
媽媽說牠的大限到了我不相信還是忍著痛苦去補習
路上不忘告訴上天:「不要帶走哈利,不要…」
但我回到家看到牠一動也不動我媽媽告訴我牠走了在我出門的那一刻
我看著牠眼睛是閉著的我想牠也許是不希望當面在我面前離去
才強忍一口氣等我走的牠這些年來守護我們家陪著我
看著我長大保護我牠在我面前嚴然就像個小父親一般
牠是沈默的和小玲的開朗比起來牠具有威嚴而又可親
牠安祥的離去了我奔回房間慟哭流淚無法阻止牠的離去
一聲不響的離去雖然我長大了仍喜歡跟牠走在一起
雖然牠變的比我矮了但我喜歡蹲下與牠平高
當我手伸出來的時候牠一定會握我的手
當我傷心的時候牠會看著我告訴我要堅強要振作
在我心中牠不止是狗而已牠是人化身成狗的人
牠的感情我都感受得到為了牠我傷心好久
若說身邊沒有親人離我而去那麼牠可以算是第一個
因為我們不是伺主關係而且朋友關係
牠是我的朋友亦是我的長輩牠教導我如何不欺人太甚
牠教導我如何做捥轉的事
牠無言之下教導我許多
也許牠覺得牠的責任盡了心無了事了可以放心地去投胎了
看到一群鳥在牠周圍徘徊牠是否也捨不得我呢?
想到這又更傷心了…
但我不能這樣子依賴不是永久的自己總該學著獨立不是嗎?
我打起最後的笑容微笑的面對牠的遺體輕輕地對牠說
「哈利,謝謝你這麼多年陪伴我,現在,你可以去找尋屬於你自己的自由了…放心去吧!
語畢…鳥群便飛起好像將牠帶入天堂一般…
好久好久我的心才沈靜遺忘了痛苦傷心難過只剩淡淡的回憶
那時與牠一同在大路上逛街的回憶
與牠在田裡玩水的回憶
與牠的種種回憶現在早已平復再度回首
想必牠早已投胎成某一幸福的人家了吧!
祝福你我昔日的良師好友--哈利。

回選單